医生在上班期间,私自玩游戏,导致刚出生的孩子死亡

admin/2019-09-30/ 分类:游戏/阅读:
“婴儿死亡”事件最初是由党南京市儿童医院调查的。作为负责任医生的单位,它自然会产生偏见并推卸责任。情况也是如此:南京市卫生局最终在专家,记者和网民的联合调查中发现了真相。发生事故时,不是由中立的第三方而是由上级或一方的上级调查引起的争议。 ...
“婴儿死亡”事件最初是由党南京市儿童医院调查的。作为负责任医生的单位,它自然会产生偏见并推卸责任。情况也是如此:南京市卫生局最终在专家,记者和网民的联合调查中发现了真相。发生事故时,不是由中立的第三方而是由上级或一方的上级调查引起的争议。这是我们周围的常见“特征调查”。重复出现问题的原因是,它违反了最基本的常识之一:“没有人可以自己判断。”
一名5个月大的患儿,因患眼眶蜂窝组织炎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救治无效死亡,经南京市卫生局由专家、网民、记者等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认定,医生因为玩QQ 游戏而失职,患儿家属的投诉情况基本属实。而此前市儿童医院的调查手段简单、调查深度不够、调查结果与事实不符。

出了事故,有了纠纷,不是由中立的第三方,而是由当事方或当事方上级调查,这可谓是我们身边一种常见的“特色调查”了。这种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调查方式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,在于调查结果往往在眼里揉不进沙子的网民、记者等的追问下,最终被否认。现在的南京“婴儿死亡”事件调查如此,不久前的上海“钓鱼执法”事件调查亦如此。

“婴儿死亡”事件最初是由当事方南京市儿童医院调查的,作为责任医生的所属单位,自然会有所偏袒,并极力推卸责任;“钓鱼执法”事件最初是由当事方上海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调查的,作为“钓鱼”执法者的上级单位,自然也不可能作出客观结论。事实也是如此:南京市卫生局在由专家、记者和网民共同参与的联合调查中最终发现真相,而上海市政府和浦东新区政府也在媒体和网民的极力声讨中,承认第一次调查与事实不符。
对两起事件的调查,官方在回答为何第一次调查没有客观公正时颇有意思。“婴儿死亡”事件里,第一次调查不实在于“值班医生隐瞒事实真相,市儿童医院调查手段简单、调查深度不够、调查结果不实,轻信当事人的证言,南京市卫生局审核不够严格”;“钓鱼执法”事件里,则是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发布的所谓调查结论是在未经深入调查、仔细核实的情况下简单草率作出的,与事实不符,误导了公众和舆论”。对照这两句话,用词、语气何其相似:“调查深入不够”和“未经深入调查”、“轻信当事人证言”和“简单草率作出结论”——一句话,都是技术原因,是调查手段和过程的问题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?
实际上,每个知道眼睛的人都知道,这种“特征调查”的问题在于它从根源上打破了——。它违反了最基本的常识之一:“没有人可以成为自己的法官。”一旦您进行调查如果您调查自己的人,那么无论调查的手段和过程多么深入和严格,调查的结果都不太可能接近事实的真相。
近年来,网民已经成为推翻“特征调查”的最重要力量。由于开放网络没有兴趣,对真相的质疑更加持久。 “特征调查”的结尾只能由没有兴趣的第三方完成,这样才能进行真正,公正和公正的调查。

TAG:
阅读:
扩展阅读: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无人网_百胜帝宝娱乐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